实现超低排放的煤电机组规模已超过5000万千瓦,华中能源监管局将有针对性地选取部分燃煤电厂开展现场检查

发布时间:2020-03-14 11:17    浏览次数 :

[返回]

国际能源网讯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关于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有关工作部署,华中能源监管局于近期印发工作通知,正式启动湖北、江西、重庆三省(市)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情况专项监管工作。按照国家环保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印发的《关于印发的通知》(环发【2015】164号)推动煤电节能减排升级改造“提速扩围”要求,到2020年,全国所有具备改造条件的燃煤电厂力争实现超低排放。其中,湖北、江西两省作为中部地区力争在2018年前基本完成,重庆市作为西部地区在2020年前完成。本次监管的主要内容包括现役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及淘汰落后产能情况、新建燃煤发电项目规划建设工作以及超低排放电价等国家相关支持政策执行情况等。本次专项监管以日常监管和现场检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日常监管包括要求企业及时报送新建机组性能验收试验报告及现役燃煤发电机组节能评估报告,并按照《电力监管统计报表制度》定期报送节能减排监管统计信息。在现场检查阶段,华中能源监管局将联合相关各省(市)节能主管部门、环保部门等单位组成联合调查组,赴部分燃煤发电企业开展现场调研核查。按照相关工作安排,6月底前,华中能源监管局将对湖北、江西、重庆三省(市)燃煤发电机组节能减排工作进行较为全面的摸底;8月-9月,华中能源监管局将有针对性地选取部分燃煤电厂开展现场检查。

诸多执行层面问题待解

2016年1月,国家发改委、环保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在燃煤电厂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指导意见》,鼓励燃煤电厂自愿推行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并从价格、财税、融资等方面,提出了四项配套政策,对燃煤电厂给予了支持和鼓励。

  汇报会上,蒋冬指出,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是一项重要的国家级专项行动,既有利于节能减排、促进绿色发展、增添民生福祉,也有利于扩大投资、促进煤电产业转型升级。国家高度重视此项工作,各燃煤电厂要遵照国务院、国家环保部、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关于印发<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的工作方案>的通知》精神,安全如期完成好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同时要强化对项目改造和运行的监督管理。

为此,上述电企负责人建议,应该开展机组优化节能调度。一方面充分发挥大容量机组、清洁能源机组以及高能效机组的降耗优势;另一方面提高运行机组负荷率,避免机组长期处于低负荷高能耗运行状态,减轻负荷率对机组能耗的不利影响。促进节能减排工作开展。

最后,要有序推进超低排放改造。应因地制宜、因技术经济条件支撑和当地电力供需等情况,以环境质量改善为目标,稳步有序推进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改造,避免环境效益差、经济代价大、能源消耗高、二次污染多的超低排放改造。

  郑丙文汇报了公司机组超低排放改造情况以及2018年节能减排工作的主要计划、任务和措施。他希望检查组给予更多指导,公司也将严格落实省能监办对于超低排放改造的各项要求,确保节能减排工作取得实效。

根据《通知》要求,上述电价加价标准暂定执行到2017年底,2018年以后逐步统一和降低标准;地方制定更严格超低排放标准的,鼓励地方出台相关支持奖励政策措施。

2016年,“超低排放”改造结束了蹒跚学步,开始奔跑。超低排放改造时限提前,东、中、西部地区满足改造条件的燃煤电厂要分别于2017、2018、2020年前完成相应改造工作。“将自己打造为比燃气发电还清洁的电源”已是煤电谋求生存必须要走的道路。

  省能监办行业监管处相关人员,公司副总工程师杨俊义,环保部、发电部、检修部相关负责人等参加了调研会。

电价利好政策出台

其次,要适时修订《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在深入研究和系统评估的基础上,修订《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将超低排放行政要求纳入法制轨道。依据对不同地区、不同机组的要求,结合技术现状,在标准中明确差异化要求。同时,继续完善超低排放监测、监管、技术标准体系。

  本网讯  4月10日上午,国家能源局湖南能监办行业监管处处长蒋冬一行来湘潭发电公司检查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情况。公司总经理甘伏泉,副总经理郑丙文出席调研会。

华能技术经济研究院研究室主任韩文轩表示,各大发电集团目前已掌握了成熟的超低排放技术,尽管改造的边际成本较高,但考虑到当前煤电普遍较好的盈利水平,发电企业完全有能力完成国务院会议提出的建设和改造任务。

其次是监管问题。颗粒物参比方法所采用的手工采样重量法是基于颗粒物排放浓度大于20mg/m3进行采样分析,当浓度小于20mg/m3时,手工测量误差相对较大。此外还有监测断面选取、定期维护、人员能力等影响精度因素。这些问题的存在影响了燃煤电厂超低排放的进程和精度。

  甘伏泉感谢省能监办一直以来对公司的关心和支持,并简要介绍了公司生产经营、机组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程等相关情况。他表示,公司将一如既往地履行好社会责任,积极响应国家节能减排号召,落实国家对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工程的相关要求,积极推进设备节能升级、超低排放改造及优化运行调整工作。

对此,国务院会议也提出了明确要求,即对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要加大政策激励,改造投入以企业为主,中央和地方予以政策扶持,并加大优惠信贷、发债等融资支持;同时,会议还要求,中央财政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要向节能减排效果好的省份适度倾斜。

过剩“急刹车”来得及时

摘要: 4月10日上午,国家能源局湖南能监办行业监管处处长蒋冬一行来湘潭发电公司检查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情况。 -->

《行动计划》对煤电超低排放改造提出了明确要求,即对于新建煤电机组,东部地区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基本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中部地区原则上接近或达到该限值,鼓励西部地区接近或达到该限值;对于现役煤电机组,东部地区现役30万千瓦及以上公用燃煤发电机组、10万千瓦及以上自备燃煤发电机组以及其他有条件的煤电机组,改造后基本达到燃气轮机组排放限值,鼓励其他地区现役实施达到或接近该限值改造。

早在2014年5月,发改委、环保部和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的《煤电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计划(2014-2020年)》中曾提出具体目标:全国新建燃煤发电机组平均供电煤耗低于300克标准煤/千瓦时。

图片 1

事实上,目前多个省份已经出台了超低排放相关激励政策。例如,山西省发文要求,对达到超低排放标准的机组,每年给予不低于200小时的电量奖励,浙江、江苏等省也有类似政策。而陕西则按照10万元/万千瓦的标准,对每台实施超低排放改造的机组给予补贴。

从实现超低排放的燃煤电厂来看,采用的超低排放技术或措施主要分为以下3类:

韩文轩表示,超低排放改造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如果2016年年初煤电联动政策实施,届时煤电上网电价必将下降,会对发电企业利益形成一定影响。国家应对环保电价做出相应调整,进而为改造投入提供经济补偿,调动企业改造积极性,以确保实现减排目标。

二是设备扩容,增大裕度或者是将原来过小的裕度恢复正常,如增加脱硫塔或其喷淋层、增加脱硝催化剂层数、增加湿式电除尘器等;